您的位置: 克拉玛依信息港 > 育儿

末世再遇 百七十二章 梁家众人各有心思

发布时间:2020-02-15 19:38:00

末世再遇 百七十二章 梁家众人各有心思

梁老太连说带骂发泄一通,心里的那股邪火总算熄灭了。

其实她心里明白,争吵并不能解决问题,啜了两口热茶后,说道:“娟娟,带着弟弟妹妹去你屋。”

魏红玉突然想起小黑熊被她关在梁娟的房间,连忙一把拽住闺女,让她去别的地方。

“没事,有我看着呢。”梁娟扭过头冲母亲笑了笑,身旁的梁栋几个也闹着要和小黑熊玩。

魏红玉放心不下,又嘱咐了几句。

孩子们离开后,梁老太的眼神在落座的几个子女之中环视了一圈,这才开口问梁学兵这事该怎么处理。

这话说的有些糊涂,但在坐的都心知肚明,梁学萍这时候拖家带口的回来,摆明了是要住在娘家,母亲原不原谅她倒在其次,关键是要不要收留这一家三口。

梁学兵挺为难,大姐一家大老远的投奔他们,倘若这时候把人撵出去,无疑是断了人家的活路,但让他大剌剌直接开口留人,他实在说不出这话,哎大姐当年办的事实在不地道,太伤人心了。

思忖半天,给了句模棱两可的话,“妈,你看着办吧,我都听你的。”

哎,这不等于没说嘛

梁老太忍不住长叹了一声,别看刚才梁学萍唱作俱佳的来了一通,真论说服力其实并没有多少。

至少梁老太就不太相信闺女的这番说辞,二十多年没联系,突然回来认错了,现在的大环境又是那么恶劣,任谁都会怀疑其中有什么猫腻。

但人是理智与情感并存的生物,梁学萍毕竟是梁老太十月怀胎生下的亲骨肉,又在手心里宝贝了这么多年,老太太并不乐意把闺女想得太坏,没准真是一朝悔悟呢

再者,梁学兵的那些顾虑她也有,并且想得更深远些。

倘若梁学萍真的被赶出家门,村里人会怎么看,她年纪大了,半只脚都进了棺材,不怕这些流言蜚语,可其他几个子女们还要不要在大田村做人

梁老太踌躇了许久,也没拿定主意,这时恰好余光瞥见外孙女清瘦的小脸露出一副沧然欲泣的模样,一颗心瞬间软了下来。

想了想,终还是决定原谅梁学萍这一回,但在这之前还得问问其他几个子女的打算,尤其是二儿子梁学涛怎么看。

“我没啥意见。”

“对,听妈的。”

“妈就原谅大姐吧。”梁学梅道。

子女的回答让梁老太老怀大慰,点头道:“学萍,你给弟弟妹妹们也认个错,以后不许再犯,听到了没”

梁家的几个子女小名都带有“子”,比如兵子、涛子,梁学萍小名原本叫萍子,那个年代,孩子都是糙养,满村的狗蛋、铁蛋,梁老太并不觉得“萍子”这个名字难听。结果梁学萍八岁那年,为这件事在家中大吵大闹,在这之后家中长辈才改口,喊她“学萍”。

梁学萍起身道歉,从善如流的说了几句。

“行了,这事就这么过去了,今后谁也不许再提。学萍,我话说在头里,再有下一次任你说翻天我也不会原谅你,到时候可别怪我不顾念母女之情。”梁老太一拍桌子,下了定论。

母女俩闲聊了几句,梁老太随口问了问梁学萍在a市的境况,对方的回答十分含糊其辞,只说呆不下去了。

这么一说势必要收留他们,于是众人又开始商讨梁学萍一家生活起居方面的事宜。

首先是住,梁学涛虽然打心眼里不想让梁学萍住自家的老房子,但眼下却是拿不出任何拒绝的理由,遂不假思索的应了。

接着是口粮问题。

梁老太琢磨着让其他几个子女拿出点粮食不是不可以

,但这不是解决问题的长久办法,总不能一直接济下去吧再一想,当初小闺女投奔娘家时涛子曾匀了两亩地,说是暂时借给妹妹用,事实上和送没两样。

梁老太为人处事好公正,既然已经原谅了梁学萍,彼此算是冰释前嫌,过往的事就不能再去追究,如此一来,两个闺女怎么也得同等对待,不能厚此薄彼,但再让涛子匀出两亩地,这事实在不合适。

这么一想,眼风不自觉的落在了梁学军和梁学兵身上。

梁学军察觉到母亲的意图,立刻提议,“我家就我和梁栋,费不了多少粮食,我匀出两亩地给大姐。”

“军子你匀一亩就行,另外一亩算我的。”梁学兵说道,两个弟弟都让出了田地,他要再不吭声,还有什么脸让下面的弟弟妹妹喊他大哥。

俞小芬顿时急眼了,军子家满共两口人,匀出一亩地没事,可她家好几张嘴等吃的呢,两个孩子又是长身体的年纪,一顿饭四个馍都挡不住。

她偷偷拽了拽梁学兵的衣角,小声道:“涛子家后院不还有三亩地吗不如”

“男人说话,有你什么事”梁学兵扭头瞪了她一眼,向来对丈夫言听计从的俞小芬再不服气,只能把快要吐出的话再咽回肚子里,这一下憋得她够呛,心里把梁学萍骂个半死,梁学涛等人也没落下。

然而她心里再忿忿不平,这件事还是这么定下了,至于梁学萍眼下的口粮问题,则由梁学兵等人接济。

梁学军和梁学梅家中都不宽裕,意思意思的各自出了二三十斤,梁学兵则多些,一百斤的玉米面。

梁学涛原本是打算做壁上观,结果发现母亲投过来的视线中满含乞求之色,只能无奈的表示剩下的份额他全包了。

他心里憋屈,在这之后立刻提出今年地里的粮食该怎么算,匀给梁学萍的两亩地里还种着玉米呢,算算日子,秋收就快到了,他可不想便宜那个白眼狼。

梁老太有些诧异,“谁种的粮食自然归谁家。”想了想,又补了一句,“学萍,等秋收的时候你和小贾也跟着下地学学怎么干农活。”

梁学萍眼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,挤出笑容应了,与贾富仁一起郑重的道了谢。

解决了吃住两方面的事,其他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。

堂屋内的气氛也由此渐渐变得欢快起来,孩子们回到了堂屋,黑熊和肥胖兔趁人不注意,也偷摸着溜了出来。

“快进屋去。”魏红玉喝道。

“没事,黑熊和小灰挺乖巧,让它们呆着吧”梁老太笑着说道,既然临时收养了黑熊,让自家这些人也认认,省得每次来都心惊肉跳的,瞎咋呼。

女人们胆子小,不敢往小黑熊跟前凑,梁学兵几个却是围了上去,轮番摸了摸熊脑袋。

“小模样还挺机灵,谁说话它就瞪着眼珠子盯着谁看,像是能听懂似的。”洪海山瞧着稀罕,圆咕隆咚的熊脑袋被他摸了又摸。

梁学军心里有阴影,注意力只集中在肥胖兔身上,生怕再被咬一口,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指着肥胖兔笑得乐不可支,“大哥你们快瞧啊,它和黑熊进屋后一直都站着。”

他口中的“站着”即是直立,只用两只脚着地。

“嘿,你别说,还真是这样。”

“你才发现啊,刚才它俩从里屋出来时我就瞧见了,你都没见着那副模样,甭提多捣蛋了”

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着,神情都有些亢奋,黑熊毕竟是出没在山林中的大型野兽,攻击性又强,能这么近距离的接触,还是生平次。

梁豆拨开挡在身前的大伯,一把楼住小黑熊,得意洋洋的晃了晃脑袋,“小黑和小灰一直是这么走路的。”

梁学军好奇,追问道“二哥,你这是咋教它们的咋这么精怪,跟小人似的”

梁学涛心道,根本不用教,两个小家伙见他们这么走路,有样学样呗

今天的午饭,魏红玉原本想着天气凉,吃点热乎的东西才舒服,所以打算弄两桌火锅,男人要喝酒单独开一桌,女人孩子一桌,一家子好不容易都到齐了,索性坐在一起乐呵乐呵。

梁学涛却不同意,“蒸点馍,切两盘咸菜,再煮个荠菜汤就行了。”

“这会不会太寒酸了,我怕妈心里不高兴。”魏红玉有些迟疑。

“没事,一会儿我去跟她说。”梁学涛心想,这么多人,有的吃就不错了,还上火锅想得美他可不乐意为这些人累坏了自家媳妇儿。

魏红玉做馍用的是精细面粉,比起梁学梅家掺着黑面的馍馍口感强了不少,腌菜味道也好,荠菜汤里特意放了榨菜提鲜,又点了不少香油,这一顿饭,贾婷吃的喷香,一边喝着汤,一边同身旁的母亲耳语道:“妈,二舅家的日子过得不错啊。”

梁学萍几不可微的点了点头,几个弟弟妹妹中数涛子有能耐,他家过得好也是意料之中的事。

饭桌上,梁老太突然问起原先她用的铺盖还在不在。

算上垫被,老太太统共有六床棉被,薄厚各三床,当初搬到梁学涛家时这些棉被都留在了梁学兵家中。

“在柜子里搁着呢。”梁学兵回道。

“挑着厚些的,拿上四床给你大姐家送去。”

“欸”

俞小芬气得又在心里骂了几句,眼看着天就要凉下来了,原本她还想着婆婆用不上这些棉被,到时候给梁壮他们多铺几层,结果却便宜了大姑子一家,老太太就是偏心,尽想着自家闺女

梁老太这么一说,魏红玉回想起当初给梁学梅送铺盖的事,于是笑道:“天快凉了,连垫带盖,四床棉被恐怕不够用,我给大姐再拿两床。”说完,起身进了里屋。

梁老太在后头喊,“不着急,先把饭吃完咯”

魏红玉摆了摆手,“没事,一会儿吃也一样。”

她在箱子里翻捡出两条被子,都是十五斤以上,棉絮压得紧实的厚被子,怕被雨淋着,厚厚的塑料膜裹了两层,开口处也用细绳扎紧。

梁学萍母女为此各自道了声谢。

贾婷的个头与梁雯差不多,大概有一米七的样子,但她生的讨巧,骨架子偏小,看着苗条纤细,魏红玉打量了一番,让梁雯回房拿几件保暖的衣服给贾婷。

梁雯嫌她多事,在东厢房磨蹭了好半天,才挑出两件衣服,一件咸菜色的冲锋衣,一条她穿着嫌裤腿太肥的运动裤。

回到堂屋时她还担心父亲会不高兴,结果梁学涛只是扫了一眼,倒没说什么。

魏红玉觉得单这么两件衣服,有些拿不出手,又添了一件自己没上过身的长款羽绒服。

天蓝色,帽沿镶了一层棕色毛边,衣服左右两侧缝着两个大口袋,口袋上沿绣着两只憨态可掬的小熊。

贾婷高兴得一双大眼弯成了月牙,为了讨好这位大方的二舅妈,她特意穿着在魏红玉跟前转了一圈,“二舅妈,好看吗”

“好看,衣服好看,人也漂亮。”魏红玉笑道。

梁老太点了点头,浑浊的双目中满是慈祥和蔼,“婷婷这丫头会长,和她妈一样,尽挑父母的优点。”

魏红玉又送衣服又送棉被,本是出于好意,没想到等梁学萍一行人走后,回到房间午睡时梁学涛竟然开口责备她,说她“多事”。

“那是你外甥女”魏红玉气得怒目而视,一双杏眼瞪得滚圆。

“外甥女咋了,那小丫头和她妈一样,厉害着呢,她的事你少管”

魏红玉推了他一把,“去,有你这么说自家外甥女的吗赖好人家喊你一声二舅”

梁学涛挑了挑眉,他可真不稀罕当什么舅舅,上辈子贾婷没少跟着她妈使坏,那会儿他带着红玉的骨灰回到大田村时,这母女俩上蹿下跳的,住在他家赖着不走不说,还想霸占他家的田地,当时他就火了,直接拎着铁锨一脑袋砸了过去,梁学萍运气好躲开了,要不然非死即伤。

想到这,梁学涛觉得有必要给媳妇儿提个醒,省得以后吃大亏,“梁学萍原先的那些事你又不是不知道,那是人干的事吗”

魏红玉一愣,大姑子的“光辉事迹”这些年她确实听了不少。

“你别看她又是认错又是磕头下跪,模样挺可怜,其实呢她这么做无非是想留在村里靠着咱们吃好喝好,你看她这么一哭,吃住都解决了,多省事这点伎俩也只能糊弄糊弄妈以后你少和他们家打交道,别到时候被缠上了,甩都甩不掉。”

唉,媳妇儿什么都好,就是性子过于仁善这点实在是令人头疼。梁学涛记得像红玉这种性格的在上被人称为“圣母”。

红玉是圣母,那他不就是圣父了圣父梁学涛怎么想怎么觉得可笑。未完待续。
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