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克拉玛依信息港 > 时尚

缘何BAT不能在互联网医疗行业所向披靡

发布时间:2019-08-20 00:37:21

  缘何BAT不能在互联医疗行业所向披靡?

  “该撤就撤,该关就关,该并就并。”李彦宏如今“断腕”裁撤的百度移动医疗事业部,可以被认为是百度打扫门庭砍掉繁冗,为了将更多的精力投入所谓的内容分发、连接服务、金融创新和人工智能等赢回一局,当然,私下的潜台词也或许暗示了——这个虚火的行业也祭不起BAT们的玲珑宝塔。

  对于互联医疗,即便是创新坚定的信仰者,也给不出什么像样的肯定理由。因为一直以来,互联医疗都面临大写的尴尬,叫好不叫座。从这点讲,互联巨头的适时抽身也不失明智之举。

  BAT过往之处向来寸草不生,但唯独在互联医疗上却无法做到在其它行业的所向披靡:

  除却百度今日的断臂求生,A和T的进展也并不容乐观。阿里2014年曾高调放出“让医院倒闭,让医生失业”的豪言,开场后却一直不顺,终于扛不住医药行业的集体抗议,挣扎再三还是放弃了它核心的资产——药品电子监管码的运营权;腾讯医疗的布局可视为一核()多卫星(春雨医生、丁香园、微医集团等实力干将),但总体表现也平稳,无功无过。企鹅家的资源没有被充分利用也着实有些可惜。

  倘若能通过技术的变革来让饱受健康之苦的人重新振奋的话,这的确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。毕竟健康几乎是每个人必须考虑的刚需问题。

 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,互联医疗除却细小繁多痛点之外,与购物、出行等消费领域相比,互联很难扎入医疗行业的核心,以医院为中心的传统医疗模式构建了一个强大的“超级护城河”机制。笔者希望采用这种分析逻辑的在于,能拜托仅站在互联自身优劣势的狭隘角度,而是横向通过比较来挖掘更多问题。互联医疗是否具有成为基础性的变革潜力,要看它是否有潜力拆掉医院的这个机制。

  “医院”这一商业模式的产生,其实只有300多年,医改经典《创新者的处方》一书中也总结了医院之所以做大做强,背后解决了几个重要的痛点:

  1.分诊需要。专科齐备的医院,实际上是一个类似撮合供需“股票交易所”,可以降低交易成本。

  2.共享设备。医生和患者之所以必须集中到医院,在于医生们可以共享设施,提高使用率,分摊成本。因此,医生和患者都必须集中到医院,医疗服务才能够开展。

  3.解决信息不对称。医疗行业具有极大的信息不对称,医生实质上是在自己的专业领域,扮演着上帝的角色,为了分辨和选择医生,医院可以医院整体口碑来代替医生个体的水平,这可以纠正信息不对称的机制,患者可以“认庙不认和尚”。

  从上述信息看,医院的扮演了一个“整合”的关键角色,反观参与互联医疗的各方力量尤其是BAT更多的还是在发挥“连接”角色,或从分诊机制入手、或从共享硬件采集设备入手、或医患社区产品入手……从各个方向搭建连接线上与线下的服务,但始终却无法将用户和医生更好地整合起来。在已成壁垒的强大对手医院面前,归根结底,互联医疗参与者所进行的单一服务、单一痛点的解决力量稍显单薄。

  甚至,互联发挥串联作用的那根线正在消失,如今,春雨医生、丁香园等互联企业做起了诊所,原挂号的微医集团也开始转型互联医院国家试点平台……将战场转至线下,线上和线下分工明确,互联那根线似乎不见了。

  但无论如何变通,优质资源终还是掌握在体制内,互联医疗能提供的服务极其有限

  ,代表未来大方向却在探索合适的盈利模式上困难重重。

  笔者曾在一篇《盈利难难难,移动医疗卡在哪儿?》提及了美国Epocrates,这是全球家上市的移动医疗公司,为医生提供上的临床信息参考,其主打产品是药品和临床治疗数据库,其主要的收入来源是药企,部分则来自医生的软件服务费。

  事实上除了药企、医生愿意“埋单”之外,美国移动医疗的支付方,还有非常重要的两股力量:保险公司、雇主。此类机构付费解决了支付问题,也成为美国移动医疗快速发展的重要推力。

  反观中国,好大夫、春雨医生的主要支付方都是个人,是“散户”。中国的医生也极难成为支付方,因为他们不像美国医生一样是自由人,他们只要找到一座好“庙”(医院),就几乎无需去想方设法为获得医保报销而争夺患者。关键的是,中国是典型的由政府主导实施的社会医疗保险,毫无疑问,这个相对封闭、传统的系统,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实现与移动医疗的“联姻”。雇主方面,由于员工医保是按工资比例缴费,雇主承担的保费与员工实际发生的医疗费用没有直接关系,因此也难有动力去为远程医疗付费。

  互联医疗作为低频次的消费,无法通过采取类似约车的“烧钱模式”来抢占市场份额。So,互联医疗的盈利关键是要做好垂直领域的行业细化,既对C端(患者)也对B端(如医生、医院、药企),面向医生或药企、医疗器械供应商提供服务,而不是仅仅面向患者端。

小孩脸色发黄怎么回事
肠道敏感忌什么饮食
吃了辣的肚子不舒服怎么办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