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克拉玛依信息港 > 美食

星球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2 22:54:31

“呐,今天的午饭你去食堂吃么?”  “呐,看看我裤子后面有没有弄脏。”  “呐,我肚子痛,体育老师要是问到了就说我请假吧。”  “呐,不用介意的。”  “呐。”  “我觉得你是很好的。你是很好的人。”  “呐。明天晚上会有人在这里表演跳楼诶,你要不要去看?”  地上是一小滩血。  比想象中要小得多。百里佟觉得。  总以为应该是大片大片染红的,甚至能一直蔓延过半条路的范围,在天空中俯瞰的话会是巨大而艳红的花朵,构图使人颤栗又震惊。  可原来只是这样草草的一笔,点下去,都还没等彻底渗开,就已经算完成。  “呐。”  是谁的声音,在喊着谁。  当进入一个新的环境,人的认知范围往往是这样开展的。先笼统地接纳下一整个全部,然后建立起离自己近的人物脸谱图,而稍稍远一些,既不能用“同桌”也不能用“在一个兴趣小组”或“正副班长”来定义的关系,就都要靠传言来了解了。  百里佟很清楚地记得那是在开学后第三个月,她和已经颇为熟络的同桌女生吃完午饭离开食堂时,听到同桌这样说:“哦哦,万小婧又在发骚了。”百里顺着她目光示意的地方看去,教室走廊外有正追逐打闹的两个人影。正被男生挑着长头发嘻嘻笑个不停的女生,自然就是同桌话语间所指的对象。  “……为什么这么说?……”百里很不解。  “你不知道么,她原本要去读女子中学的,录取书都来了却怎么都不肯去,赖了一年,重新考到我们这里。”  “啊?”  同桌露出了一点不耐烦:“当然是因为不想去读女中而我们学校帅哥多嘛。”  百里恍然大悟似地,随后却觉得更多的不可思议。“好复杂……”。  傍晚时百里和同班另一个男生担任当天的值日,打扫到教室里只剩下两人,百里蹲下身把讲台角落的纸团捡起来时,有第三人从她身边回到了教室里。  万小婧对那男生说话,问着今天上午老师布置的作业他有没有做完,还问什么时候打扫结束。而除了初进门时万小婧曾朝百里看了看,后来就完全把她晾在一边。  百里提着簸箕走去楼梯拐角时,余光看见万小婧边说话边伸手拉过男生的食指。  这不是记录在脑海中的印象。新生开学时每个人做自我介绍,那时百里佟就曾注意过万小婧。因为有男生用调侃的口吻发表完后,一个笑得亮的声音让旁人都不自觉地投以之目光,当时百里就和其他女生一样看见万小婧半侧着坐在椅子上,右手指绕着长发几圈,声音表情都很张扬。  少数像百里这样无知无觉的,更多是同桌的女孩那般当即皱起眉头。  依旧以传言作为的认知渠道。  好比万小婧已经勾搭过了全班半数男生;好比跟万小婧同路回家的人曾经看见她上了陌生男人的车;好比万小婧上周末还穿裙子,入冬几月了她还那样死要好看;到是好比万小婧他爸爸要升迁,听说曾把她送出去做过“交易”。  百里看那些眼睛发亮的人说着这么多乐此不疲的小道消息。再回望向万小婧,还是那个手指绕着头发的习惯动作,日光下的背影看起来平凡无奇,可在各种传言里,随后却好象突然从背上开出腐毒的鲜艳瘴花。红到渗色,脉络鲜明以至于看来像是幼细的血管。  女生们在认识大约三个月后就形成小圈子。要好地手拉着手出入教室,或是分享同一面镜子。百里佟则稍微要慢几拍,她习惯了安静缓慢的节奏,对外事也缺乏正常的好奇,过于旁观的个性显然不能像其他女生一样积极地投入各种八卦,所以被人忘却在外也就很自然了。  女生的小圈子之间永不缺乏彼此的冲突,但难得也会出现一个让她们同仇敌忾的目标。百里开始频繁地在放学路上听见女生们讨论着怎么整治万小婧,而或许是百里太不足以构成泄露的威胁,那些听来机要的话甚至都不回避着她这个外人讲。  “那个骚女人今天又涂指甲油了你看见没?”  “啊!?真贱!”  “是啊,怕人没注意似的手指捡着头发绕啊绕,看了就烦!”  百里这时已经走到路口,轻声在后面打了声招呼“拜拜”,前面有人听见了朝她点点头,有人没听见,也有人听见了也不在意,继续着先前的气愤话题。  结果是被排挤在外的万小婧体育课上一个人站在队尾,因为没有人跟她搭伴做柔软运动。而万小婧绕着发尾对体育老师解释并抱怨了片刻,这项活动就算获得免修,尽管课后便听见更疯狂的声音说“不要脸,竟然连体育老师都不放过”。  体育课后半节的自由活动时间里,百里听说万小婧的自行车昨天被不知谁刺破了后胎,讲这件事的人用了好笑的修辞“戳得像个马蜂窝一样”,边上几个女生都咯咯笑起来。  是下午在女厕所遇见。百里去洗手,看见万小婧正脱了外套够在龙头下搓洗,上身穿着白色绒线衣,看得出很冷,因为手指都在水中泡得通红。  她是在美术课上被颜料水泼到了后肩,肇事的另一女生很快道歉下来,老师便没有多加指责只当成小事故处理。  百里站在她身边。因为颜料是红色的关系,所以被水冲洗进台面时会给人一瞬不太好的联想,以至于让百里转过眼去稍微认真地看了看万小婧的手腕,直到确认并非是上面出现了什么伤口。  连续两件事,而大抵的原因,百里也模糊地知道——  昨天有男生送来三只气球到万小婧的桌边,并随后把它们分别系在了课桌的桌腿上。万小婧整个上午都笑声如铃,和男生讨论着晚上去哪里的神态没有半点收敛的意思。  毕竟男生对女生间的势力或舆论都漠不关心,更别提会受到影响。男生是想不了那么多的,他们只是简单地喜欢和直率爱笑的女生说话。那些复杂的隐性斗争对他们而言只有“真无聊”、“搞不懂”之类的评语。  或许是对她说的句话。——其实不应该,成为同班同学有几个月,不应该还没说过话。但倘若有,也完全不记得了,所记得的“”就是这句。  “怎么晾干呢?”  “什么?”万小婧转过眼睛看向百里。  “洗完了以后怎么晾干呢?”百里继续着。  “……穿在身上自然就会干的。”  “那会感冒吧。”  “不会的。”  “哦……”百里旋上自己面前的水龙头,“但注意点总是好的。”  “呵呵。”万小婧又低下视线。  下一周全班座位调整,万小婧和百里佟成为同桌。那样一来自然对话相对多了。好比万小婧问百里的个问题:  “呐,原来你不姓百啊。”  “嗯。”百里是复姓。  “本来还以为你姓百,我姓万,呵呵,可惜班里没有姓千的。”一坐得近了后就更能看清女生绕着长发的动作。  却并没有因为这种契机变得熟络起来。当时百里喜爱上了拍照,虽然无论怎样,镜头里拍下的永远不会是真实在眼前的世界,不过正因为两者间存在的差别,让她有追寻的意趣。而万小婧显然也没有要和百里这样的女生缔造友谊的渴望,下课时都是侧身坐着和走廊那边的男生讲话更多些。  来自其他女生的排斥已经如同模式般固定下来,可万小婧似乎依旧选择我行我素,好象无非大不了被弄脏衣服或弄坏自行车,体育课上一个人跑来跑去。于是更多时间万小婧都选择了自由活动时间里早退,一个人先回到教室做自己的事。  因而总有人瞥着她离开的方向说“骚货走了,又开溜了”。  没完没了。  百里想,为什么总是没完没了呢。  那件事情的前因是之后才补充了解到的,好象是万小婧近和邻班有个男生关系很要好,让暗恋那个男生的女生怒不可遏,积蓄着就快爆发。  前一天晚上百里在回家的路上听过她们的对话。这时她已经开始把相机随身携带,骑车时就总是惦念着放在后车挂篮里的书包会不会被人顺手拎走,一次次回头检查。很快前面传来了因为百里歪来歪去的车头而不满的声音。  “诶!你小心些啊。”  “啊……”百里朝那个女生歉意地点点头。  于是对方也没再说什么,又回到了先前的话题:“我就说找外校的人来搞一搞她。”  “外校的,我倒认识几个。”另一个说。  “诶,那她不上当的话怎么办。”第三人。  “才怪咧,她看见男生还不是马上扭啊扭地扑过去。”  “整一下,让她破个身?”  “她还有身可破吗?哈哈哈!”  百里落在后面的十字路口,抿了抿嘴骑上一边通往自己家的岔道。  照相机里全是风景和静物,还没有人。第二天午休时百里浏览着相机里的图片时发现。因为自己一直觉得人是很难拍的吧。  这时万小婧在一边伸过头:“诶你拍的?”  “啊……嗯。”百里点点头。  “我看看?”边说边拿走百里的相机,按过十几张后也注意到了,“呐,怎么都没有人啊。”  “嗯……”想不出该怎么说,就哼笑着回去,“没模特。”  “那给我拍一张好了。”相机递还过来。  “啊?”百里看着女生的脸。  “不可以?”  “哦……没什么,可以。”  “不太像啊。”口气里应该是说拍得没有本人好看吧,但万小婧绕着发尾笑了笑,“呐,如果要冲印的话,记得印一张给我。”  “大概不会印吧。”百里老实地说,“随便拍的。”拿回相机放在眼前审视着。  确实不太像本人。成像的屏幕上,万小婧只是很寻常的女生。  不对,其实她本人也只是寻常的女生罢了。  临近放学时一个女生在走廊边喊着万小婧的名字,说校门口有人找。百里当时正好在一层拍学校里养的鸽群,没有看到这一幕。站在鸽笼前的她因为相机里的储存空间不够,头疼着挑选先前的照片删除,画面进到万小婧的那张时,百里有些犹豫。把它清理掉的话,会不会不太礼貌。而事实上,这张照片,对自己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吧。  返回教室时万小婧的位置已经空了,书包也不见应该是被带走了。  接下来这天是周末的星期六。百里看完电影回来,因为想着拍照的缘故走到了比较安静的地方。并没有想到会在那里遇见万小婧。女生坐在河坡边,下半部分的腿完全匿在黄色的枯草中。百里站在路边喊她。万小婧转过头。  “哦。是你啊。”  百里走过去:“你家在这附近?”  “不是。”  “唔……”那大概也跟自己一样是乱晃晃到这里的吧。  “呐,你来拍照?”发现了百里手里的相机,“你很喜欢?”  “嗯,随便转转……”朝她温和地笑笑。  “坐么。”万小婧却说,手在自己身边的草地上按了按,“干净的。”  “啊?……哦好。”百里走过去。  “还没有下雪啊,今年。”万小婧松开绕着发尾的手指,双手合在一起搓了搓。  “去年也没有。”  “去年有吧。”  “啊?有么?”百里知道自己在记忆方面一向不出众。  “其实我也不知道。”万小婧呵呵笑着。  “呐,你出来就是为了拍照?”  “不是,之前去看了电影。”  “什么电影?”  百里把名字告诉她,为了加深说明还找出相机里先前拍的电影海报给万小婧看。  “哦……这个啊。”女生点点头后按着前后钮把其他照片也浏览了一遍,“诶?……呐,昨天我的那张照片呢。怎么不见了呐。”  “啊……?”百里一下反应过来,却因为撒不出谎而只好沉默着。  回去的路有一段是并行的,在她们俩前几步是个推着车的山芋小贩,百里问万小婧你吃吗,万小婧摇头说怕干会噎着。于是路途又寂静了一段时间。只有前面那个咕噜咕噜的推车声零散地一路撒下来。  “呐,你喜欢走直路还是有拐弯的。”很突然的问题。  “可能是……直路吧。”百里想了想又觉得有拐弯的也不排斥,“你呢?”  “有拐弯的。”万小婧侧过头看着百里说。  “嗯……”话说回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。  “走直路比较轻松吧,而走弯路会不断期待转机就在下一个转弯前。”好象是自言自语,“希望,失望,希望,失望,这样交替。”  “唔……好象是。”  “所以你不用介意的。”话题好象又回到了照片上,“呐,不用介意的。”  百里看着万小婧的眼睛,含混地不知道该说“是”还是说“不”。  到车站后就要分开了,百里坐的车和万小婧的不同。两个人等在站牌下,过一会百里对万小婧说“拍个合影好不好”。  “啊?”  “……可以么?”百里拿出相机,又说了一句,“不会删除的。”  “呵呵。”万小婧笑着靠过来,很熟练似地搂过百里的肩,“好象是补偿一样。”  “嗯……”好象是吧。    百里反举着相机,镜头朝着这边转过来,因为姿势的缘故这样很难按准拍摄扭,所以开始两回都有些浪费表情。而一次,按扭是按下去了,但没有闪光灯,随后听见细小的音乐简短奏过,百里明白过来。  “没电了?”  “……啊……是啊。”再要开机已经显示“电力不足”而直接关闭。  “……真可惜。”  “真可惜……”百里朝万小婧愧疚地抿了抿嘴,“……以后有机会吧。”  “嗯,以后有机会的话。”看见自己的电车来了,万小婧上来拉住百里的手。  “再见。”  “……再见……”都没有戴手套,百里感觉得到万小婧的体温比自己更低,刚才一瞬冷得她想打哆嗦。  “其实。”手指捏着手指,“我觉得你是很好的。你是很好的人。”   共 635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不射精症病症的具体讲解
昆明癫痫医院哪好
云南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