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克拉玛依信息港 > 旅游

马云都曾给王中军什么建议

发布时间:2019-03-26 18:48:48

跟很多苦哈哈的创业者、企业家不同,王中军经营华谊20年,显得似乎格外轻松些。很多年前,他就对媒体称“每天睡到睡到自然醒”;今天,他也还对虎嗅说,不管个人生活还是创业,自己要的是一种相对舒服的状态。

王中军的“轻松”不是无缘无故达成的。王的牛逼之一在于,他非常善于学习和借用别人的“牛逼”,很善于将身边的朋友、跟他谈得来的人做成他的生意合作伙伴。

就拿互联界的“二马”来说,阿里与腾讯在互联各个领域里明争暗斗、互不相让,但两家却能在在华谊董事会里共处一个屋檐下——就算是说它们真的太看好娱乐产业,这与王中军的长袖善舞有直接关系。王不但让他们都成为华谊的股东,还直接从他们身上借势或学习到很多东西。

王中军坦言,在互联领域,“二马”都曾点拨过他,有时候是教怎么赔钱,

马云都曾给王中军什么建议

有时候是教怎么挣钱,还有时候撺掇王中军花钱。

据《中国企业家》报道,王中军和马云是“时间长的朋友”,多年前在“中国企业年会”上相识并一见如故,随后马云就成为了华谊兄弟的早期股东。王中军有困惑会经常给马云打请教,而马云也会不吝指点,“潜移默化影响到自己很多”。

“马云在公司当副董事长,他早前就跟我说过,‘中军,拍戏别在乎赚钱,拍戏赚什么钱,拍戏就是赚知名度、赚品牌。’”王中军哈哈,“可能这就是互联思维。”

王中军告诉虎嗅,一开始他很难理解。但他现在有了新三驾马车,他不仅敢而且能做赔钱的买卖了。譬如说《太极》《1942》,电影本身不赚钱,但是有实景娱乐的支撑,IP价值在后端放大,当然也就不是真正的赔钱。

马云的点拨,让王中军和整个华谊兄弟开了点新窍,“这些东西人家不是指挥你,是帮助你去改变你的思维。”

王中军是出了名的有钱任性,前不久买下了一幅梵高的名画《雏菊和罂粟花》,中拍价是3.77亿。这笔消费跟好基友马云竟也有很大的关系。就在买下这幅名作之前的一个饭局,王中军把想买画的想法告诉了同在饭局的马云,马云很支持,还开玩笑地说,“拍下来先在我们家挂一年”。

2011年,也成了王中军的好基友——还有刘炽平。

据《中国企业家》称,腾讯被王中军视为“互联转型战略的引导者”,在进行华谊兄弟的互联布局时王中军曾多次征求的意见,比如未来如何在“游戏和电影”IP(知识产权)中互相打通。

“在我们投资银汉之前,其实我们有一家公司已经走到阶段。腾讯的Martin(总裁刘炽平)就跟我说:’再看一看。’他认为不用那么着急,这句话对我有没有影响?人家说的很温柔也很谦虚,我就跟自己的团队说:‘停一停,再想一想,接着看。’这个现在结果看来是对的,那家公司被我们放弃掉以后,马上被另外一家上市公司并购掉了,后来这家公司确实没有想象的那么爆炸,当时并购的时候是一个多亿,今天还是一个多亿。“

2013年并购银汉时,该公司上半年的营收近一个亿,一年后,华谊兄弟2014Q3财报显示,银汉的营收或达4.3亿,王中军也很是感慨:”明年(银汉)可能就是五亿的平台的公司,这个不能同日而语,这里面有一些股东起到很大的作用。”这里显然主要指的就是腾讯。

此前王中军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曾谈及收购银汉科技的缘由,“你说是运气也好,这里面可能和腾讯是我们的股东也有很大的关系,腾讯对游戏还是有超强的判断力。Martin跟我说过,‘这公司拥有国内几乎的研发团队,你一定要认真看。’”

对于华谊兄弟的竞争对手而言,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对手还有神一样的好基友。

对王中军来说,他需要做的是辨别包括“二马”在内的智囊给他提供的建议里,哪些是适用于华谊的,哪些也只是人家随便说说。他说马云刘炽平们也都是这个态度,“我们只是给你说说,重要是听你的,我们要投这个公司,希望把这个公司做得,你觉得有价值是重要的。”

“他们都知道,这公司毕竟我是老板。”王中军抽了口雪笳,说。他背后是巨大落地窗,他身处的这个高层画室,在北京建国门外、长安街边上,从窗户眺望出去,可见长安街上车水马龙,视线。
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